您的位置: 灵山新闻资讯 > 娱乐新闻 > 体育新闻 > 正文

迟来一年的奥运会,将给中国体育带来怎样的冲

北京时间3月24日晚,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达成共识,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日期推迟到2020年以后,但不迟于2021年夏天。原本国际奥委会表示将在未来四周内决定东京奥运会的走向,没想到国际奥委会和日本政府联手做出了立竿见影的决定,足以见得疫情影响实在巨大。

奥运会的周期为四年,无论中外,几乎所有涉及奥运项目的选手都是以能够参加奥运会并创造佳绩为职业生涯最高理想的,他们都会在奥运年将自己四年之内的竞技状态调整到最佳。不可否认的是,奥运会赛期的推迟,将完全改变他们的训练、备战计划和比赛节奏。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举行,很多年龄处于竞技生涯“坎儿年”的运动员甚至会因此而退役,变更人生坐标,或者面临着“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地。

另一方面,与奥运设项相关的诸多赛事的预选赛、资格赛,乃至热身赛的时间计划、举办地等都会有所改变,甚至会影响到国家的奥运奖牌战略和奥运会奖牌榜上的国际体育格局。以至于有人指出:2021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尽管它仍被称为“2020东京奥运会”,但实际上它是另一届奥运会。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命运,也改变了体育,改变了世界。

为了再上领奖台 老将难说放弃

以中国奥运健儿为例,特别是对那些有可能在东京奥运会上夺得金牌、取得突破的运动员,或者希望在职业生涯暮年再实现一次站在奥运大舞台梦想的选手们来说,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将会让他们有一种心灵上的震动、感慨和无奈。

相信从得知东奥会延期消息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内心就开始了纠结和抗争——要不要继续坚持下去?能不能继续坚持下去?来年的身体和竞技状态能否还能达到为国征战的指标?这些都是在未来一年多的时间内是纠结缠绕他们的终极问题。

体育迷们耳熟能详的处于职业生涯暮年,几乎肯定会是最后一次参加奥运会的代表人物有好几位。比如出生于1988年的国乒队长马龙,挟奥运会男单卫冕冠军之威名,虽然已不再年轻,但是近几年来国内、国际战绩依然显赫,依托丰富的大赛经验,尽管身有伤病,但如果东奥会如期举办,他依然是国乒男单项目上的领军者。可是,乒乓球这个项目作为中国的国球,在国内的竞争实在太过激烈,谁能保证延期情况下在重新举行的“直通东京”选拔赛中,又年长一岁的“龙队”能够压制住年轻人的冲击呢?

樊振东自然是参加奥运会的另一位重要人选,可还有稍微年轻一些的许昕,更小的林高远、王楚钦呢。马龙如果不能经受住延期一年的考验,难道会应验奥运会男乒冠军无法蝉联的所谓“魔咒”?

再来看中国女排的“北长城”颜妮,这位1987年出生的副攻手,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为中国女排第三次赢得奥运会冠军立下赫赫战功,在2015年和2019年两届女排世界杯上,她同样帮助英雄的女排团队捧得冠军奖杯,并在2019年的世界杯上荣膺最佳副攻称号。颜妮以擅长网前拦防为特点,为中国女排筑起防守的第一道大闸,是郎平主帅账下最值得信赖的大将之一,冠军拼图中的重要一环。本来,以颜妮目前的状态,她可以坚持到今夏为能够卫冕奥运会冠军而战,但东奥会的最新动态,使得多年征战伤病缠身的这位老将的地位变得微妙起来。

与如日中天正处于当打之年的队友朱婷、张常宁、袁心玥不同,届时34岁的颜妮还能否继续出现在奥运会的大舞台上,真的很难预测。对于颜妮和主帅郎平来讲,这都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与颜妮遇到差不多同样问题的还有1990年出生的两位队友丁霞和刘晓彤,她俩也都是里约奥运会和2019世界杯冠军球队中国女排的功臣,一直在为自己的最后一届奥运会而坚持。

苏炳添,1989年出生的黄种人短跑第一人,第一位在百米竞逐中打开十秒大关的真正意义上的亚洲人,第一位在世界田径锦标赛百米飞人决赛中登场的亚洲人,男子百米共同的亚洲纪录保持者,亚洲运动会男子百米决赛金牌得主。拥有这么多的头衔,苏炳添的梦想就是再参加一次奥运会,在里约他以半决赛第14名完赛,未能杀入决赛,在东京他想再试一次。遗憾的是,现在苏炳添的竞技状态已经在下滑,达到奥运会参赛标准并不容易,而再拖一年的话,恐怕前往东京的梦想真的就会变得不现实起来,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

同样出生在1989年的里约奥运会羽毛球男单冠军谌龙也面临着抉择。作为目前在奥运积分赛上排名最高的中国男单选手(第6位),本来按照现在的情况,他可以作为中国第一男单征战东京奥运会,但随着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如果世界羽联和国际奥委会重新修改积分规则或是有其他的参赛资格规则变化的话,谌龙现在也是处于一个竞技状态不断下滑的状态,未来的一年对于这位老将来说也会是未知的一年。

刘湘、施廷懋

当然也有到了明年奥运会时年满或者接近30岁却不用太担心奥运参赛资格的一些老将,各自在队中具有定海神针般的作用,他们或是从事集体项目或是个人能力出来拔萃无人可以替代。比如1989年出生的邵婷,中国女篮已经拿到了奥运会入场券,作为集体项目中的一员,国家队中的年轻队员需要她来带一带,主帅许利民也需要她的经验和关键时刻能够站出来起到的榜样作用,邵婷的地位是稳固的。还有1991年出生的跳水大满贯冠军得主施廷懋,尽管明年她也年满30岁,但是这位成就卓著、训练生活都很自律的中国跳水一姐不出意外的话,也一定会出现在东京的赛场上,并且极有可能再度收获两枚金牌。

好在,按照诸多国内运动员的职业生涯惯例,以上提到的这些老将大多是以2021年全国运动会为退役节点的。他们在国内国际赛场上依然会有较强的竞争力,谁也不甘掉队,谁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奥运梦想。只要坚持训练,达到参赛的硬性指标,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依然是中国奥运代表团中的夺金希望所在。

项目战略格局变化有利有弊

上文提到,有人将延迟到2021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称作“另一届奥运会”,这是有一定道理的。推迟一年举行奥运会,很多项目上的竞争格局会因为参赛运动员的变化而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有些年轻选手会因为多了一年的成长而成为自己从事项目的主力军,具备了更强的竞争能力。与此同时,国内的各项奥运会选拔赛、资格赛的日程也会产生各种变动,很多东西都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都很难进行预测。

叶诗文

以中国游泳队为例,原定于4月初进行的全国冠军赛暨奥运会选拔赛已经有了在5月重启的计划,但随着奥运会赛期的变化,中国泳协和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也会有充足的时间来重新进行安排,或是今年的赛事只作为单纯的冠军赛,而将明年的本项赛事同时作为奥运会和世锦赛的资格赛。而从运动员的角度来讲,中国游泳队的夺金点主攻男子仰泳的徐嘉余(95年出生)、女子混合泳的叶诗文(96年出生)即使到了明年他们也依然是当游之年,叶诗文的主要对手匈牙利的霍斯祖(89年出生)却是又老了一岁。

中国游泳队中出生于2002年、03年甚至更晚的小花有好几位,如王简嘉禾、王一淳、彭旭玮等,延迟一年举办的奥运会对于她们来说其实算是好消息,多一年的磨练将为她们赢得茁壮成长的良机。再比如中国羽毛球队,刚刚结束的全英赛的失利被看做是他们处于低谷的证明,可是奥运会的延迟为国羽提供了宝贵的时间。以国羽的底蕴,在明年奥运会上女单、女双等项目上强势回归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即便是男单,伤愈的石宇奇都会迎来职业生涯的转机,再加上一直保持着世界最高水平的混双,或许奥运会延期能让国羽在东京打上一场翻身仗也未可知。

至于中国体育的传统强项跳水、乒乓球等项目,晚到一年的奥运盛会丝毫不会影响中国队的霸主地位,因此从纯粹的项目竞争力方面,既然很多都无法预知,不如保持乐观心态,继续做好训练做好自己就足矣。

2021全运会受到的冲击前所未有

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举办,那么在本应属于体育小年的2021年,就会出现重大体育赛事扎堆的现象。现在欧洲杯和美洲杯足球赛已经决定延期到明年举行,在单数年计划安排的世界游泳锦标赛、世界田径锦标赛等多项世锦赛也都会在2021年举行。2021年的夏天,国际体育界会变得比盛夏更加“炎热”。

具体到中国,2021年的陕西全国运动会将会在明年秋季举行,这样一来,2021年就会出现全世界在相当短的一段时间内扎堆儿办大型赛事的罕见景象。届时,对于各举办国、举办地的承办能力、运动员面临的“分身无术”的调整能力来说,都将会是一次重大挑战和考验。

全国运动会是中国独有的重大体育赛事,是新的奥运周期的开始,具有承上启下、选拔后备人才的重要作用。2021年全国第14届运动会虽然尚未有具体的赛程,但是根据以往惯例,全运会的赛期基本会定在秋季八月底九月末来举行。东京奥运会的延期举办,使得世界最大型的综合运动会闭幕时间与中国最大型的体育赛事开赛的时间间隔还不到1个月。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全运会如果按照现有的既定日程来进行也是不现实的,参赛选手的成员、水平、质量都无法得到保障。区域服从整体,现在看来,陕西全运会的赛程、开、闭幕时间需要重新进行制定。这同样是新冠疫情、奥运延期给中国体育带来的一种蝴蝶效应。一切,现在都还是未知。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刘艾林

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