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灵山新闻资讯 > 社会新闻 > 文学艺术 > 正文

有“色”之作:“偷窥者”德加

一直以来,法国印象派画家、雕塑家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的作品常被视为画风稳妥保险,布满性冷漠意味。但在展览“有‘色’之作??布瑞尔珍藏馆的德加绘画”(Drawn in Colour: Degas from the Burrell)中,分离刻画有浑身赤裸的入浴者和排练中的芭蕾舞者的作品被摆放在了一起。此次展览展现出了德加鲜为人知黑暗和勇敢的一面。本次展览于英国伦敦英国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展出,向大众免费开放。展览将从9月20日开放至次年5月7日。

手持望远镜的伦敦女孩(London Girl Looking Through Field Glasses),约1866,德加,图片:The Burrell collection, Glasgow

英国国家美术馆本次精选了埃德加?德加的一些绘画作品进行展示。展览的一开端,映入眼帘的是一幅色彩浓厚的画作:一名年青的女子手持望远镜直直地望向前方。女子将望远镜牢牢贴着本人的脸部。望远镜遮挡住了女子上半部的脸庞,镜筒投下的阴影打在了女子的嘴唇和脸颊上。与其说画中的女子像是在注视着每一个观众,倒不如说随着望远镜镜片的反光,女子就仿若一只长着硕大复眼的昆虫,诡异而神秘。

这件作品令人非常地匪夷所思。画上的女子栩栩如生。人们端详着她的时候,仿佛她也在打量着别人。越是仔细察看她身上黑粉色衣物的褶皱,就越发认为她是在注视着你。那么这件作品想要抒发的又是什么呢?它是一幅关于宣扬女权主义画作,仍是它仅仅是画家开的一个玩笑话呢?不管如何,这幅创作于1869年的绘画作品,从某些水平上坦率了画家自己的窥淫癖。作品中所展现出来的对偷窥的盼望和对被发现的畏惧之间的强烈矛盾和反差,是深刻懂得德加作品精华的要害。通过应用浓重的色彩比较,德加在画中掩饰着自己的偷窥嗜好。

德加在妓女中间,约1971,毕加索,图片:MoMA

此次展览还揭穿了毕加索的作品与德加作品之间的接洽。1971年,毕加索(Picasso)于90岁高龄之时,创作出了一系列带有些微讥讽意味的铜版画作品。作品主要刻画了德加在妓院里游逛和观看时的场景。在这些作品中,毕加索将德加刻画成了一位偷窥狂。这一对德加是“偷窥狂”的概念绝非空穴来风。德加早在19世纪70年代时就通过单刷版画(Monotype)技能,创作出了《妓院系列》作品。这一系列绘画作品描写了19世纪时巴黎妓院里的场景。这些作品有很大部分为毕加索所收藏。与此同时,德加创作后期所描绘出的放纵不羁的裸女形象也在本次展览中到达了一次灵与肉的表示巅峰。

妓院系列单刷版画,约1870-1900,德加,图片:MoMA

只管威廉?布瑞尔爵士(Sir William Burrell)不是一个像毕加索一样的德加作品狂热收藏家,况且他自身也并没有收藏德加这一系列关于妓院场景的印象派画作。然而,这并不影响这位格拉斯哥(Glasgow)航运巨富欣赏德加作品的多样性,去欣赏德加作品中所体现出来的匪夷所思的浓郁感情。本次位于英国国家美术馆的德加作品展免费向公众开放。其中绝大部分德加作品来自于位于格拉斯哥的布瑞尔珍藏馆(Burrell Collection)。其余部分来自于英国国家美术馆的馆藏。毫无疑问,本次展览的开放是一次让公众窥视德加真实心坎世界的好机遇。

艺术评论家常用性冷淡一词来形容德加的绘画作品作风。据同时代的法国印象派画家马奈(Manet)形容,德加这位自称“单身者”的画家,实在“无力爱女人”。德加对自己作品中所要展现的内容进行了删减,增添了更多的情绪元素。这使得人们在观看他的作品时,会情不自禁地将他的芭蕾舞者与艺术安稳安详的一面联系起来。可是于德加而言,观看芭蕾舞排练和在妓院中游逛又能有什么差别呢?这两者都能够说是德加在视察、在窥视。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们又绝非是单纯的窥视那么简略。

长椅上的女舞者(Dancers on a Bench),约1898,德加,图片:Glasgow Museums: Art Gallery & Museums, Kelvingrove

在德加1898年的作品《长椅上的女舞者》(Dancers on a Bench)中,他描绘出了芭蕾舞者在休息时调整足尖鞋的情景:其中的一名芭蕾女伶坐在长椅上,左腿支起。右手扇着扇子,左手抓着脚踝。不仅如斯,德加则更加仔细地将这位芭蕾女伶的胸型刻画了出来。而在收藏于布瑞尔珍藏馆的作品《浴后擦拭身体的女人》(After the Bath, Woman Drying Herself)中,德加以一种极为巧妙而扎实的手段刻画出了画中女子湿淋淋的长发和光裸的后背。

德加所描绘出的女子或梳理头发,或出浴后擦拭身体的景象,以及所刻画出的芭蕾女伶展现出来的身体力气,直观地体现出了德加作品中的“欲”。与此同时,这两者之间的强烈对比反差也折射出了德加自己复杂而煽情的一面。他的作品风格大胆开放,甚至还带有一种超然和神秘在其中。德加将他所观察到的看似世俗的一切进行了提炼,以一种充满肉欲情愫却不失宗教极乐的方式将他们一一展现了出来。

浴后擦拭身体的女人(After the Bath, Woman Drying Herself),约1890-1895,德加,图片: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有趣的是,人们可以将德加作品中的人物当作性别模糊的角色来对待。馆藏作品《浴后擦拭身材的女人》的原型就来自于米爽朗基罗(Michelangelo)的男子裸身画。德加这幅画上的女子身体微微前倾,手持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肩膀。光裸的脊背就这么展现在众人眼前。这个形象源自于米豁达基罗的一幅最富有同性恋色彩的画作。而在本次展览上,德加与此相似的作品还有许多。在这幅画作的旁边就摆放着两件所雕刻人物性别含混的雕塑作品。

浴缸中的女人(Woman in a Tub),约1891,德加,图片:The Burrell Collection, Glasgow

作品《浴缸中的女人》(Woman in a Tub)好像超出了时空的界限。它既有犹如文艺中兴时代,米开朗基罗的雕塑《蜷缩成一团的小男孩》(Crouching Boy)一般的形体神态,也有20世纪画家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笔下的怪诞色彩。在这幅画中,画中人的背影似男亦似女,柔软却不失气力感。蓝绿色浴盆与健硕的臀部相对照,白色的浴巾与充满欲望色彩的猩红色背景相映衬,仿若一幅来自庞贝古城(Pompeii)的情色作品。

可以说,德加的窥视不仅仅流于表面。透过这些表象,他更是挖掘出了躲藏在人们皮囊下的人性。他的窥视更是一种摸索人道、琢磨人们心理的方式。(文章起源:The Guardian;作者:Jonathan Jones;编译/李琦卉)